前沿文学新闻:小浪货内裤都湿透了,花都神医

华夏国天海市。


正值八月酷暑,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文学

陈轩刚刚加完班,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小电瓶,往天海大学赶去。


他是天海大学大四的学生,刚刚实习不久,今晚约了女友许静在学校的一个广场见面。


尽管加完班很累,出了公司立马热出一身汗,但陈轩一想到女友,心里就美滋滋的。


今天是许静的生日,陈轩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此时太阳刚刚下山,学校的广场上已经有不少三三两两散步的大学生,到处都是谈笑声。


陈轩骑着小电瓶开向约定的位置,刚停下车,他一下子就愣住了。


只见许静竟然和一个陌生男子搂抱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旁边还停着一辆黑色宝马。


许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女友脸上一副讨好陌生男子的表情,陈轩忍住愤怒问道。


陈轩,你来得正好。许静神色自然,丝毫没有羞愧的感觉,我今天约你到这里来,就是要和你说清楚,我们分手吧!


什么?


许静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陈轩瞬间脑海空白。


几秒之后,陈轩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问道:为什么?许静,给我一个理由!


我说你是傻逼吗?许静现在跟了我,所以把你这废物甩了,你是不是眼瞎看不见?一直搂着许静的陌生男子开口,一脸的鄙夷之色。


这个年轻男子和陈轩看上去差不多岁数,但是一身名牌衣服,和陈轩穿的地摊货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男子说话声很大,一下子就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围观的同学很快就有人认出了男子的身份:是欧云峰,欧少!


这个叫做欧云峰的富二代学生也算是天海大学的有名人物了,不过他却是以纨绔好色出了名的。


据说欧云峰换过的女朋友,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只是他家里有钱,多的是女人倒贴。


欧云峰的事迹,陈轩也是多少有耳闻的,他没想到心目中非常纯洁的女朋友,竟然也会跟这种人在一起,这让他怎么接受?


许静,我想听你亲口解释!我不相信你是那种女人!陈轩眼都红了,近乎嘶吼的说道。


我是哪种女人?陈轩,你看看你自己那穷酸样,好意思瞧不起别人?许静冷哼一声,眼中满是鄙视,你整天骑着个破电瓶车,实习一个月才三千块工资,连我的化妆品都买不起,你扪心自问养得起我吗?


许静的每一句话,仿佛一刀一刀的在陈轩的心头上割。


而周围冷眼旁观的同学,更是让陈轩脸上火辣辣的,此时,他的内心早已鲜血淋漓。


许静,你知道吗?为了你今天的生日,我辛辛苦苦把实习工资都攒了下来,买了你一直想要的新款手机,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你之前还说刚刚实习工资低不要紧,为什么今天却这样对我?


陈轩控制着颤抖的双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全新的安卓手机。


哈哈哈哈!看到这个手机,欧云峰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个叼丝手机都要攒好久工资才能买得起,就你这种废物也配和许静在一起,真是浪费美女资源!


陈轩忍受着欧云峰的冷嘲热讽,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许静一个人。


然而下一刻,陈轩的眼神立马黯淡了下去,因为他看到许静的手里,拿着的正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就这一个手机,让陈轩不吃不喝存三个月工资,也才勉强买得起。


你也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却只能买这种屌丝手机来送我,让我拿出去怎么见人?许静故意晃了晃手中的苹果机,眼中的厌恶之色越来越浓了,看看峰哥,人家不但送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给我,还陪我买了十几套名牌衣服,你做得到吗?


陈轩顺着许静的目光看去,果然在欧云峰的宝马车后座里放满了一堆名牌购物袋。


价值数万的名牌衣服和百万天价的宝马豪车,和陈轩一身地摊货和破旧的二手电瓶车,形成了鲜明对比。


许静,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陈轩喃喃的说道,他一瞬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长达三年多的爱情旅程,从小镇高中到天海大学,说好要一起拼搏奋斗、一辈子不离不弃的话语,还在陈轩的脑海中回响,他怎么也无法把这些话和眼前的拜金女联系在一起。


以前是我目光短浅,才会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已经想通了,我长得这么好看,凭什么要和你这穷小子绑在一棵树上,浪费我的青春?只有跟着峰哥这样有本事的人,我才能得到幸福!陈轩,现实点吧,我们不合适!


听完许静的这番话,陈轩一颗心彻底的沉了下去,眼中这个抹着艳丽粉底、穿着迷你短裙的女孩,已经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清纯女友了。


怎么,还不滚开?癞蛤蟆就别想着吃天鹅肉了,我警告你,以后不要来纠缠静静,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欧云峰洋洋得意的说完,还在许静的脸上亲了一口,仿佛在宣布胜利。


围观的同学向陈轩投去了同情的眼光,就像在看一个可怜虫。


他们都知道欧云峰的狠毒是出了名的,以前有个学生被欧云峰抢了女朋友,找他理论不成,还被欧云峰雇人打了一顿,最后只能忍气吞声的认栽。


深吸了一口气,陈轩目光渐寒,语气平缓的说道:许静,希望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许静听了不禁诧异,她还以为陈轩会像癞皮狗那样,求着自己不要分手,毕竟以后想找到她这样的美女,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但她没想到陈轩这么决断,还敢放狠话。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许静诧异过后,又露出了讥讽般的笑,像你这样的人,注定一辈子没有出息,我不跟你分手的话,才会真正的后悔一世!


哈哈,放狠话谁不会!陈轩,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一个没有背景的乡巴佬,还妄想屌丝逆袭?静静别理他了,快上车,我带你开房去,哈哈!


欧云峰肆无忌惮的嘲讽了一顿,就和许静坐上宝马车,扬长而去了。


无视周围怪异的目光,陈轩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


这一夜,他灌了自己很多酒,直到神志不清,才被几个舍友扶上床,昏昏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轩迷糊之中,感觉胸口处传来一股温热,那里是一块他从小戴到大的家传古玉。


古玉发热越来越厉害,陈轩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忽然之间,陈轩的大脑轰然一声,传来一道只有他才听得见的清音。


陈轩小辈,接我邪医传承!


随着这个神秘古朴的声音,无数神妙无比的医道知识涌入陈轩的脑海之中,古老神奇的邪医秘传针灸术、透视万物的邪医神眼之术……


这些医术法门不断涌入,很快就与陈轩的记忆结为一体,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吾之医道,可通天道,勤加修炼,受益无穷!


神秘的邪医传音继续透入陈轩脑海,与此同时,陈轩胸前的古玉也瞬间变得滚烫起来。


如果陈轩睁开眼睛的话,就会看到令他大吃一惊的画面,家传古玉竟然融化了!


古玉化作一股磅礴浑厚的气流,融入陈轩的身体,并缓缓的流遍四肢百骸。


陈轩的肌肉骨骼,被这些气流温养着,逐渐变得强健起来。


身体上的一些缺陷伤痕,也被逐一修复,直到完美无瑕。


受我仙气灌体,今后超凡脱俗,勿要辱没我绝世邪医之名!


最后一道清音戛然而止,陈轩只感觉浑身懒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很快又陷入沉睡之中。


陈轩,快醒醒,你上班要迟到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陈轩睁开眼睛,看到窗外阳光直射进来,床边是一个朴实微黑的男生,正不断摇着他的肩膀。


那是陈轩在大学里最好的好兄弟黄松,由于性格有些软弱,经常被同学戏称为黄怂。


阿松,几点了?陈轩连忙问道。


快八点了。


陈轩闻言立马跳下床来,他昨晚才刚失恋,可不想转眼又因为迟到丢掉工作。


公司九点上班,陈轩部门的那个变态经理要求部门员工每天提前半小时到达。


也就是八点半之前,陈轩就要赶到公司了,否则他毫不怀疑变态经理会炒掉自己。


这件事他还和黄松吐过苦水,因此黄松才赶紧催促他起床。


咦?陈轩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伸手往自己胸口摸去。


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


他胸口佩戴的家传古玉,竟然完全消失不见了。


而一夜醉酒,陈轩不但没有感到疲惫,他现在脑子非常清醒,身体也充满了无限活力。


陈轩心底压抑不住的兴奋,他确实感觉到自己和以前大大不同了。


邪医传承,居然是真的,拥有这样神奇的本领,我干嘛还为一个虚伪拜金的女人伤心,许静,我很快就会证明你的决定,是错误的!


这一刻,陈轩彻底的释然了。


看着突然发呆的陈轩,黄松忍不住露出同情的神色,还以为他是为情所伤,精神恍惚。


不过陈轩很快就回过神来,给了黄松一个轻松的微笑,然后准备上班。


 

1

第1章 邪医传承

华夏国天海市。


正值八月酷暑,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陈轩刚刚加完班,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小电瓶,往天海大学赶去。


他是天海大学大四的学生,刚刚实习不久,今晚约了女友许静在学校的一个广场见面。


尽管加完班很累,出了公司立马热出一身汗,但陈轩一想到女友,心里就美滋滋的。


今天是许静的生日,陈轩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此时太阳刚刚下山,学校的广场上已经有不少三三两两散步的大学生,到处都是谈笑声。


陈轩骑着小电瓶开向约定的位置,刚停下车,他一下子就愣住了。


只见许静竟然和一个陌生男子搂抱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旁边还停着一辆黑色宝马。


许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女友脸上一副讨好陌生男子的表情,陈轩忍住愤怒问道。


陈轩,你来得正好。许静神色自然,丝毫没有羞愧的感觉,我今天约你到这里来,就是要和你说清楚,我们分手吧!


什么?


许静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陈轩瞬间脑海空白。


几秒之后,陈轩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问道:为什么?许静,给我一个理由!


我说你是傻逼吗?许静现在跟了我,所以把你这废物甩了,你是不是眼瞎看不见?一直搂着许静的陌生男子开口,一脸的鄙夷之色。


这个年轻男子和陈轩看上去差不多岁数,但是一身名牌衣服,和陈轩穿的地摊货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男子说话声很大,一下子就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围观的同学很快就有人认出了男子的身份:是欧云峰,欧少!


这个叫做欧云峰的富二代学生也算是天海大学的有名人物了,不过他却是以纨绔好色出了名的。


据说欧云峰换过的女朋友,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只是他家里有钱,多的是女人倒贴。


欧云峰的事迹,陈轩也是多少有耳闻的,他没想到心目中非常纯洁的女朋友,竟然也会跟这种人在一起,这让他怎么接受?


许静,我想听你亲口解释!我不相信你是那种女人!陈轩眼都红了,近乎嘶吼的说道。


我是哪种女人?陈轩,你看看你自己那穷酸样,好意思瞧不起别人?许静冷哼一声,眼中满是鄙视,你整天骑着个破电瓶车,实习一个月才三千块工资,连我的化妆品都买不起,你扪心自问养得起我吗?


许静的每一句话,仿佛一刀一刀的在陈轩的心头上割。


而周围冷眼旁观的同学,更是让陈轩脸上火辣辣的,此时,他的内心早已鲜血淋漓。


许静,你知道吗?为了你今天的生日,我辛辛苦苦把实习工资都攒了下来,买了你一直想要的新款手机,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你之前还说刚刚实习工资低不要紧,为什么今天却这样对我?


陈轩控制着颤抖的双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全新的安卓手机。


哈哈哈哈!看到这个手机,欧云峰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个叼丝手机都要攒好久工资才能买得起,就你这种废物也配和许静在一起,真是浪费美女资源!


陈轩忍受着欧云峰的冷嘲热讽,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许静一个人。


然而下一刻,陈轩的眼神立马黯淡了下去,因为他看到许静的手里,拿着的正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就这一个手机,让陈轩不吃不喝存三个月工资,也才勉强买得起。


你也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却只能买这种屌丝手机来送我,让我拿出去怎么见人?许静故意晃了晃手中的苹果机,眼中的厌恶之色越来越浓了,看看峰哥,人家不但送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给我,还陪我买了十几套名牌衣服,你做得到吗?


陈轩顺着许静的目光看去,果然在欧云峰的宝马车后座里放满了一堆名牌购物袋。


价值数万的名牌衣服和百万天价的宝马豪车,和陈轩一身地摊货和破旧的二手电瓶车,形成了鲜明对比。


许静,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陈轩喃喃的说道,他一瞬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长达三年多的爱情旅程,从小镇高中到天海大学,说好要一起拼搏奋斗、一辈子不离不弃的话语,还在陈轩的脑海中回响,他怎么也无法把这些话和眼前的拜金女联系在一起。


以前是我目光短浅,才会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已经想通了,我长得这么好看,凭什么要和你这穷小子绑在一棵树上,浪费我的青春?只有跟着峰哥这样有本事的人,我才能得到幸福!陈轩,现实点吧,我们不合适!


听完许静的这番话,陈轩一颗心彻底的沉了下去,眼中这个抹着艳丽粉底、穿着迷你短裙的女孩,已经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清纯女友了。


怎么,还不滚开?癞蛤蟆就别想着吃天鹅肉了,我警告你,以后不要来纠缠静静,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欧云峰洋洋得意的说完,还在许静的脸上亲了一口,仿佛在宣布胜利。


围观的同学向陈轩投去了同情的眼光,就像在看一个可怜虫。


他们都知道欧云峰的狠毒是出了名的,以前有个学生被欧云峰抢了女朋友,找他理论不成,还被欧云峰雇人打了一顿,最后只能忍气吞声的认栽。


深吸了一口气,陈轩目光渐寒,语气平缓的说道:许静,希望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许静听了不禁诧异,她还以为陈轩会像癞皮狗那样,求着自己不要分手,毕竟以后想找到她这样的美女,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但她没想到陈轩这么决断,还敢放狠话。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许静诧异过后,又露出了讥讽般的笑,像你这样的人,注定一辈子没有出息,我不跟你分手的话,才会真正的后悔一世!


哈哈,放狠话谁不会!陈轩,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一个没有背景的乡巴佬,还妄想屌丝逆袭?静静别理他了,快上车,我带你开房去,哈哈!


欧云峰肆无忌惮的嘲讽了一顿,就和许静坐上宝马车,扬长而去了。


无视周围怪异的目光,陈轩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


这一夜,他灌了自己很多酒,直到神志不清,才被几个舍友扶上床,昏昏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轩迷糊之中,感觉胸口处传来一股温热,那里是一块他从小戴到大的家传古玉。


古玉发热越来越厉害,陈轩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忽然之间,陈轩的大脑轰然一声,传来一道只有他才听得见的清音。


陈轩小辈,接我邪医传承!


随着这个神秘古朴的声音,无数神妙无比的医道知识涌入陈轩的脑海之中,古老神奇的邪医秘传针灸术、透视万物的邪医神眼之术……


这些医术法门不断涌入,很快就与陈轩的记忆结为一体,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吾之医道,可通天道,勤加修炼,受益无穷!


神秘的邪医传音继续透入陈轩脑海,与此同时,陈轩胸前的古玉也瞬间变得滚烫起来。


如果陈轩睁开眼睛的话,就会看到令他大吃一惊的画面,家传古玉竟然融化了!


古玉化作一股磅礴浑厚的气流,融入陈轩的身体,并缓缓的流遍四肢百骸。


陈轩的肌肉骨骼,被这些气流温养着,逐渐变得强健起来。


身体上的一些缺陷伤痕,也被逐一修复,直到完美无瑕。


受我仙气灌体,今后超凡脱俗,勿要辱没我绝世邪医之名!


最后一道清音戛然而止,陈轩只感觉浑身懒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很快又陷入沉睡之中。


陈轩,快醒醒,你上班要迟到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陈轩睁开眼睛,看到窗外阳光直射进来,床边是一个朴实微黑的男生,正不断摇着他的肩膀。


那是陈轩在大学里最好的好兄弟黄松,由于性格有些软弱,经常被同学戏称为黄怂。


阿松,几点了?陈轩连忙问道。


快八点了。


陈轩闻言立马跳下床来,他昨晚才刚失恋,可不想转眼又因为迟到丢掉工作。


公司九点上班,陈轩部门的那个变态经理要求部门员工每天提前半小时到达。


也就是八点半之前,陈轩就要赶到公司了,否则他毫不怀疑变态经理会炒掉自己。


这件事他还和黄松吐过苦水,因此黄松才赶紧催促他起床。


咦?陈轩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伸手往自己胸口摸去。


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


他胸口佩戴的家传古玉,竟然完全消失不见了。


而一夜醉酒,陈轩不但没有感到疲惫,他现在脑子非常清醒,身体也充满了无限活力。


陈轩心底压抑不住的兴奋,他确实感觉到自己和以前大大不同了。


邪医传承,居然是真的,拥有这样神奇的本领,我干嘛还为一个虚伪拜金的女人伤心,许静,我很快就会证明你的决定,是错误的!


这一刻,陈轩彻底的释然了。


看着突然发呆的陈轩,黄松忍不住露出同情的神色,还以为他是为情所伤,精神恍惚。


不过陈轩很快就回过神来,给了黄松一个轻松的微笑,然后准备上班。


 

2

第2章 校花有麻烦

骑着电瓶车,陈轩才出校门没多远,就发现前面的路口堵住了。


怎么回事?无奈的停下车来,陈轩挤进人群往前看去。


前面停着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一个壮汉坐倒在车前,捂着自己的膝盖骂骂咧咧,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而豪车的主人,则是一位年纪二十左右的美女。


她身姿婀娜,穿着一袭合身的浅蓝色半身裙,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


顺着前凸后翘的胸腰往上看去,是一张绝美的脸蛋,眉如远黛,双瞳剪水,让人一看就舍不得移开眼珠。


那不是我们天海大学的校花秦飞雪吗?虽然只在学校网站上看过照片,陈轩还是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美女。


不过她的真人,居然比照片还要好看不少,天海校花,果然名不虚传。


眼前的情形,结合围观群众的议论,陈轩大概明白了,秦飞雪可能开车撞到了那个壮汉。


不过获得邪医传承的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壮汉根本就没受什么伤,原来是个碰瓷的!


只是那个壮汉长得太凶神恶煞了,而且不少人都认识他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外号翘哥。


因此尽管很多人知道翘哥是在碰瓷,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帮秦飞雪的忙。


此时,翘哥一边故作痛苦,一边操着大黄牙唾沫横飞的叫道:我不管,反正我被你撞残废了,你起码得赔我一百万医疗费!


看到秦飞雪那辆超级跑车,翘哥知道她很有钱,于是狮子大开口,引得围观群众都倒吸一口凉气。


一百万,这也太黑了吧!


秦飞雪秀眉微蹙,耐着性子说道:这位先生,我很确定我刚才并没有撞到你,你要继续这样下去,我可要报警了。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撞了人还想抵赖,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你就算报警那也是自找苦吃,到时候赔得更多!


翘哥言语间非常的自信,他观察过这个路口,并没有什么摄像头监控,正好施展自己的碰瓷手法。


而且这一次还讹到了一个富家千金,简直赚翻了。


看着秦飞雪那诱人的脸蛋和身材,翘哥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真相是什么,我相信刚才很多人都看到了,有没有哪位大哥大姐愿意帮我证明一下,我真的没撞到他。秦飞雪不愿和翘哥过多纠缠,转而向群众寻求帮助。


放眼看去,有不少热血青年都起了护花之心,不过大多都被翘哥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有一两个不怕翘哥眼神威胁的,刚踏出一步,肚子上突然就被人砸了一拳,顿时痛得蹲在地上,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原来如此……现在的陈轩,观察力变得十分敏锐,一下就认出了围观群众中,至少有五个人是那翘哥的同伙。


这活脱脱就是一个碰瓷集团啊,怪不得那翘哥有恃无恐。


我来证明!就在秦飞雪快要失望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这个年轻男子一脸流里流气的,手背上纹了个骷髅头,他走到秦飞雪面前一脸坏笑的说道:我刚才清清楚楚的看见,你的确撞到了这位大哥,我看你还是不要嘴硬了吧!


你胡说!此时就算秦飞雪涵养再好,也不禁气得脸上浮现一抹血色。


这个和翘哥串通好的混混,看到生气的秦飞雪也那么美,眼神变得色迷迷的,淫邪的笑道:之前你说要目击证人,现在我出来作证你又不信,你这个小美女怎么还耍无赖呢?


秦飞雪一听就更气了,明明是这两个无赖合作一起来讹诈她,还反咬一口,简直无耻之极。


看时机差不多了,那翘哥又故意哀嚎一声:哎哟,再不治疗我这条腿真的废了,现在人证也有了,这一百万你到底给不给?


用你这辆兰博基尼抵押也是可以的,嘿嘿!串通的青年混混贪婪的看了眼秦飞雪身后的超跑,这要是拿去卖掉,够他花一辈子了。


你们这是敲诈勒索,别妄想我会答应!秦飞雪神色转冷,她决定不和这两个混混废话了,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青年混混眼疾手快,一下把秦飞雪的手机抢了过去,冷笑道:报警?你倒想得美,小美女,我劝你还是私了吧,否则……哼哼!


钱也不赔,车也不给抵押,是不是想肉偿啊?躺在地上的翘哥一脸淫笑,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看到翘哥在向自己使眼色,青年混混心领神会,伸出爪子就要去抓秦飞雪的胳膊。


住手!


陈轩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怒气上涌,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场中几个翘哥的手下都没来得及拦住他。


你小子是谁?翘哥狠狠的刺了陈轩一眼,他现在只想尽快搞定美妞,没想到还有人敢出来搞事。


原本准备去抓秦飞雪的混混也被陈轩吓了一跳,随后化作满腔怒气,叫道:你他妈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我们翘哥的事都敢管!


看着这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四周围上来的翘哥手下,陈轩脸上一点都不慌,他心底甚至还有一点跃跃欲试。


他想试试邪医传承到底给他带来多强大的力量。


已经被吓得一脸惨白的秦飞雪见到陈轩出现,就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十分感激的看了陈轩一眼。


我是谁?陈轩冷冷一笑,我是她秦飞雪的男朋友,你们说这件事我管不管得了?


这……翘哥他们几个登时愣住了。


陈轩冲过来的时候也没多想,见翘哥问他身份,这句话就随口而出,没想到却一下噎住了翘哥他们。


秦飞雪则是脸上微微一红,这个理由虽然挺好的,就是以后传出去了有点影响不好,毕竟她可是天海大学的校花。


骷髅纹身的混混率先回过神来,鄙夷的笑道:就你这吊样,穷不拉几的,也能做这位小美女的男朋友?哈哈,说出来谁信啊?


就是、就是!


周围几个同伙,也跟着哄笑起来。


原来是装逼的,识相的就给我赶紧滚!翘哥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等等,他……的确是我的男朋友。秦飞雪有点不自然的说出这句话,脸上又是一抹绯红闪过。


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救星,她可不想陈轩就这样被吓跑了。


什么?


这一下,就连围观的群众都一脸震惊了,他们完全不敢相信,开着豪华超跑的白富美,会和这样一位穷酸的男生交往。


翘哥则是听得妒火中烧,连痛苦的表情都懒得装了。


这小子明明就一穷叼丝,哪里来的艳福能拥有秦飞雪这等极品美女?


想到这里,翘哥眼都红了,恶狠狠的说道:我管你们是不是情侣,反正撞断了我的腿,就得赔!


随着翘哥的话,他的几个小弟又围上来一步,每个人都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神情。


那如果我说,你的腿根本没有被撞断,甚至一点伤都没有呢?陈轩好整以暇的看着翘哥的眼睛,把他看得一阵心虚。


陈轩一句话,直接指出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翘哥根本没有受伤,只是围观的人迫于翘哥的淫威,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你是瞎子吗?我膝盖都被撞破了,流了这么多血没看见吗?翘哥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继续他的表演。


陈轩笑而不语,突然以快如闪电的邪医秘传手法,在翘哥的膝盖上重重拍了一下。


这一手速度太快,在场的人没一个能看清陈轩出手的。


翘哥的膝盖被陈轩这么一拍,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地上弹了起来,整个人就那么直直的站立着,简直比站军姿还标准,这一下把翘哥都给整懵比了。


怎么回事?


翘哥的手下们和围观者纷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而秦飞雪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陈轩他到底做了什么?


咦,你不是腿断了吗?怎么还能站军姿站的这么标准?陈轩一句似笑非笑的话语,把所有人从发愣中拉了回来。


哈哈哈哈……


看到翘哥滑稽的样子,围观的群众忍不住哄堂大笑,场面忽然变得欢乐起来。


你他妈……翘哥这才反应过来,刚想爆粗,猛然想起自己是断腿状态,连忙抱着他那条受伤的腿不住哀嚎,那表情要有多逼真就有多逼真。


只是这一次,没有谁会再相信他这拙劣的表演了。


就在翘哥假装痛苦、不停颤抖的时候,从裤兜里抖出了两包东西。


有眼尖的人立马叫道:咦,那不是番茄酱吗?


确实是番茄酱,附近的汉堡店就有卖!


原来如此,他腿上的鲜血是番茄酱啊!


这么一来,人们看得更明白了,也笑得更厉害了。


翘哥已经恼羞成怒,一张脸涨成猪肝色,他咬牙切齿的吼道:臭小子坏我好事,老子宰了你,兄弟们给我上!


说着他那壮硕如牛的身体,直往陈轩扑来。


翘哥的几个手下,也随之一拥而上。


秦飞雪根本没想到翘哥变脸这么快,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大街上暴起伤人,这一下变化太快,她甚至连报警的时间都没有,一张绝美的脸庞登时吓得血色全无。

>>>>本文《花都神医》全文在线阅读<<<<

第2章 校花有麻烦

骑着电瓶车,陈轩才出校门没多远,就发现前面的路口堵住了。


怎么回事?无奈的停下车来,陈轩挤进人群往前看去。


前面停着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一个壮汉坐倒在车前,捂着自己的膝盖骂骂咧咧,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而豪车的主人,则是一位年纪二十左右的美女。


她身姿婀娜,穿着一袭合身的浅蓝色半身裙,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


顺着前凸后翘的胸腰往上看去,是一张绝美的脸蛋,眉如远黛,双瞳剪水,让人一看就舍不得移开眼珠。


那不是我们天海大学的校花秦飞雪吗?虽然只在学校网站上看过照片,陈轩还是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美女。


不过她的真人,居然比照片还要好看不少,天海校花,果然名不虚传。


眼前的情形,结合围观群众的议论,陈轩大概明白了,秦飞雪可能开车撞到了那个壮汉。


不过获得邪医传承的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壮汉根本就没受什么伤,原来是个碰瓷的!


只是那个壮汉长得太凶神恶煞了,而且不少人都认识他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外号翘哥。


因此尽管很多人知道翘哥是在碰瓷,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帮秦飞雪的忙。


此时,翘哥一边故作痛苦,一边操着大黄牙唾沫横飞的叫道:我不管,反正我被你撞残废了,你起码得赔我一百万医疗费!


看到秦飞雪那辆超级跑车,翘哥知道她很有钱,于是狮子大开口,引得围观群众都倒吸一口凉气。


一百万,这也太黑了吧!


秦飞雪秀眉微蹙,耐着性子说道:这位先生,我很确定我刚才并没有撞到你,你要继续这样下去,我可要报警了。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撞了人还想抵赖,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你就算报警那也是自找苦吃,到时候赔得更多!


翘哥言语间非常的自信,他观察过这个路口,并没有什么摄像头监控,正好施展自己的碰瓷手法。


而且这一次还讹到了一个富家千金,简直赚翻了。


看着秦飞雪那诱人的脸蛋和身材,翘哥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真相是什么,我相信刚才很多人都看到了,有没有哪位大哥大姐愿意帮我证明一下,我真的没撞到他。秦飞雪不愿和翘哥过多纠缠,转而向群众寻求帮助。


放眼看去,有不少热血青年都起了护花之心,不过大多都被翘哥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有一两个不怕翘哥眼神威胁的,刚踏出一步,肚子上突然就被人砸了一拳,顿时痛得蹲在地上,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原来如此……现在的陈轩,观察力变得十分敏锐,一下就认出了围观群众中,至少有五个人是那翘哥的同伙。


这活脱脱就是一个碰瓷集团啊,怪不得那翘哥有恃无恐。


我来证明!就在秦飞雪快要失望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这个年轻男子一脸流里流气的,手背上纹了个骷髅头,他走到秦飞雪面前一脸坏笑的说道:我刚才清清楚楚的看见,你的确撞到了这位大哥,我看你还是不要嘴硬了吧!


你胡说!此时就算秦飞雪涵养再好,也不禁气得脸上浮现一抹血色。


这个和翘哥串通好的混混,看到生气的秦飞雪也那么美,眼神变得色迷迷的,淫邪的笑道:之前你说要目击证人,现在我出来作证你又不信,你这个小美女怎么还耍无赖呢?


秦飞雪一听就更气了,明明是这两个无赖合作一起来讹诈她,还反咬一口,简直无耻之极。


看时机差不多了,那翘哥又故意哀嚎一声:哎哟,再不治疗我这条腿真的废了,现在人证也有了,这一百万你到底给不给?


用你这辆兰博基尼抵押也是可以的,嘿嘿!串通的青年混混贪婪的看了眼秦飞雪身后的超跑,这要是拿去卖掉,够他花一辈子了。


你们这是敲诈勒索,别妄想我会答应!秦飞雪神色转冷,她决定不和这两个混混废话了,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青年混混眼疾手快,一下把秦飞雪的手机抢了过去,冷笑道:报警?你倒想得美,小美女,我劝你还是私了吧,否则……哼哼!


钱也不赔,车也不给抵押,是不是想肉偿啊?躺在地上的翘哥一脸淫笑,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看到翘哥在向自己使眼色,青年混混心领神会,伸出爪子就要去抓秦飞雪的胳膊。


住手!


陈轩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怒气上涌,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场中几个翘哥的手下都没来得及拦住他。


你小子是谁?翘哥狠狠的刺了陈轩一眼,他现在只想尽快搞定美妞,没想到还有人敢出来搞事。


原本准备去抓秦飞雪的混混也被陈轩吓了一跳,随后化作满腔怒气,叫道:你他妈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我们翘哥的事都敢管!


看着这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四周围上来的翘哥手下,陈轩脸上一点都不慌,他心底甚至还有一点跃跃欲试。


他想试试邪医传承到底给他带来多强大的力量。


已经被吓得一脸惨白的秦飞雪见到陈轩出现,就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十分感激的看了陈轩一眼。


我是谁?陈轩冷冷一笑,我是她秦飞雪的男朋友,你们说这件事我管不管得了?


这……翘哥他们几个登时愣住了。


陈轩冲过来的时候也没多想,见翘哥问他身份,这句话就随口而出,没想到却一下噎住了翘哥他们。


秦飞雪则是脸上微微一红,这个理由虽然挺好的,就是以后传出去了有点影响不好,毕竟她可是天海大学的校花。


骷髅纹身的混混率先回过神来,鄙夷的笑道:就你这吊样,穷不拉几的,也能做这位小美女的男朋友?哈哈,说出来谁信啊?


就是、就是!


周围几个同伙,也跟着哄笑起来。


原来是装逼的,识相的就给我赶紧滚!翘哥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等等,他……的确是我的男朋友。秦飞雪有点不自然的说出这句话,脸上又是一抹绯红闪过。


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救星,她可不想陈轩就这样被吓跑了。


什么?


这一下,就连围观的群众都一脸震惊了,他们完全不敢相信,开着豪华超跑的白富美,会和这样一位穷酸的男生交往。


翘哥则是听得妒火中烧,连痛苦的表情都懒得装了。


这小子明明就一穷叼丝,哪里来的艳福能拥有秦飞雪这等极品美女?


想到这里,翘哥眼都红了,恶狠狠的说道:我管你们是不是情侣,反正撞断了我的腿,就得赔!


随着翘哥的话,他的几个小弟又围上来一步,每个人都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神情。


那如果我说,你的腿根本没有被撞断,甚至一点伤都没有呢?陈轩好整以暇的看着翘哥的眼睛,把他看得一阵心虚。


陈轩一句话,直接指出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翘哥根本没有受伤,只是围观的人迫于翘哥的淫威,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你是瞎子吗?我膝盖都被撞破了,流了这么多血没看见吗?翘哥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继续他的表演。


陈轩笑而不语,突然以快如闪电的邪医秘传手法,在翘哥的膝盖上重重拍了一下。


这一手速度太快,在场的人没一个能看清陈轩出手的。


翘哥的膝盖被陈轩这么一拍,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地上弹了起来,整个人就那么直直的站立着,简直比站军姿还标准,这一下把翘哥都给整懵比了。


怎么回事?


翘哥的手下们和围观者纷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而秦飞雪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陈轩他到底做了什么?


咦,你不是腿断了吗?怎么还能站军姿站的这么标准?陈轩一句似笑非笑的话语,把所有人从发愣中拉了回来。


哈哈哈哈……


看到翘哥滑稽的样子,围观的群众忍不住哄堂大笑,场面忽然变得欢乐起来。


你他妈……翘哥这才反应过来,刚想爆粗,猛然想起自己是断腿状态,连忙抱着他那条受伤的腿不住哀嚎,那表情要有多逼真就有多逼真。


只是这一次,没有谁会再相信他这拙劣的表演了。


就在翘哥假装痛苦、不停颤抖的时候,从裤兜里抖出了两包东西。


有眼尖的人立马叫道:咦,那不是番茄酱吗?


确实是番茄酱,附近的汉堡店就有卖!


原来如此,他腿上的鲜血是番茄酱啊!


这么一来,人们看得更明白了,也笑得更厉害了。


翘哥已经恼羞成怒,一张脸涨成猪肝色,他咬牙切齿的吼道:臭小子坏我好事,老子宰了你,兄弟们给我上!


说着他那壮硕如牛的身体,直往陈轩扑来。


翘哥的几个手下,也随之一拥而上。


秦飞雪根本没想到翘哥变脸这么快,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大街上暴起伤人,这一下变化太快,她甚至连报警的时间都没有,一张绝美的脸庞登时吓得血色全无。


>>>>本文《花都神医》全文在线阅读<<<<

看到翘哥他们突然动手,陈轩早有心理准备,他心沉如水,进入一种波澜不惊的境界。


这一切,都是因为邪医把古玉上储存千年的仙气,全部注入陈轩的身体,才有如此效果。


此时翘哥和他小弟的动作在陈轩眼中,就好像蜗牛一样,不仅迟缓无比而且漏洞百出,他甚至感觉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欣赏翘哥那丑陋扭曲的表情。


而在翘哥眼里,此时的陈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不禁心头冷笑,看来这小子被吓傻了。


就在十几个拳头即将砸在陈轩身上的时候,翘哥的狞笑戛然而止,紧接着感到下腹处传来一股痛彻心扉的的剧痛。


啊——!


惨叫声中,翘哥和几个手下的拳头还没碰到陈轩的一片衣角,就把身子弓成虾状,跪倒在地上。


原来陈轩在一刹那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每个人的小腹上打了一记手刀,瞬间让几个混混失去了战斗力。


翘哥跪在地上,捂着肚子不断痛苦的哀嚎着,这一次真不是演的了。


邪医秘传的打斗技巧,让陈轩把力道控制的刚刚好,即能让翘哥他们感到钻心的疼痛,又不至于把人打成重伤。


陈轩的手法形同鬼魅,围观的群众眼见翘哥他们出手,正要惊叫,下一秒就看到几个人都跪了下去,于是又转换成震惊之色,表情十分精彩。


这个年轻人难道会魔法吗?什么都没做,居然就能让刚刚还凶神恶煞的混混们跪地痛呼,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一旁的秦飞雪也掩盖不住惊讶的神情,她就站在陈轩身旁,却只能感觉到混混跪地是陈轩做的,完全看不到他的出手。


打倒翘哥几人之后,陈轩冲着秦飞雪笑了笑: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看到陈轩这个关心的笑容,秦飞雪不禁呆了一呆。


没事就好。陈轩又看向跪在地上的翘哥他们,嘴角划过一道邪气的微笑,你们几个,还要向我女朋友索赔一百万吗?


感受陈轩语气中的寒意,翘哥不禁两腿一哆嗦,颤声说道:不敢了不敢了,是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了您的女朋友,俺给您赔罪!


哼,赶紧滚吧,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碰瓷!对付这种社会败类,陈轩可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


翘哥和几个手下如蒙大赦,强忍着疼痛灰溜溜的走了。


谢谢你。秦飞雪暗暗松了一口气,语气真诚的想陈轩道谢。


看着秦飞雪那双清澈如雪山湖水的大眼睛,陈轩调笑般的说道:谢什么,帮我自己的女朋友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自从对许静的事情看开之后,再加上邪医传承带来的强大自信,陈轩此时的心态已经和以前判若两人。


即使面对秦飞雪这样的大美女,天海大学的明星级人物,也能谈笑自若。


而且在邪医残留的一丝记忆当中,陈轩得知邪医在生前就是风流倜傥、玩世不恭的大情圣,这种邪魅的气质也随之带到陈轩身上,让他看上去更加与众不同了。


喂,你够了,我可没答应做你女朋友。秦飞雪嗔笑说道,脸颊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当真是霞光荡漾,明艳动人。


这秦飞雪绝对是祸国殃民的级别,天海大学校花的名号还真是委屈她了。


陈轩心里评价了一番,脸上依旧笑吟吟的: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不是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了吗?


刚才那是情况紧急,不算数的。想到刚才自己居然说出那样的话,秦飞雪顿时俏脸飞红,对了,还没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轩……糟了,我上班要迟到了,我们下次再聊吧!陈轩突然想起上班的事来,连忙向他的电瓶车跑去。


陈轩……看着陈轩离去的背影,秦飞雪默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忽而一笑,真傻,连联系方式都不问,也不知道怎么个下次再聊法。


她这种级别的大美女,内心都是很自傲的,可不会主动开口,去问陈轩的联系方式。


不过秦飞雪心里想的什么,陈轩是肯定不知道了,他骑上电瓶车就风驰电掣的往实习公司赶。


陈轩实习的公司叫沈氏集团,是天海市数一数二的超级企业,旗下产业涉及地产、医院、酒店、旅游、金融等等,实力非常强劲。


陈轩也是经过重重面试,才获得进入集团总部实习的机会。


还好沈氏集团总部距离天海大学不远,十几分钟之后,陈轩就开着小电瓶来到集团大厦的停车场。


停好车后,正准备走进总部大门,门口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人忽然拦住了他。


看到这个人,陈轩面无表情的说道:周队长,你拦着我干吗?我赶着上班呢!


这个叫周涛的仗着是沈氏集团里一名经理的远房表哥,混上了保安队长的位置,平时偷懒不干正事,还喜欢欺负陈轩这样的新人,吩咐他干些杂七杂八的琐事。


因为周涛的靠山就是陈轩的部门经理刘斌,所以之前陈轩只能一直忍气吞声,后来有一次终于受不了、不帮周涛干杂活了,没想到却被他记恨在心,还向刘斌打小报告。


因此陈轩的内心,对周涛十分厌恶。


见陈轩这副态度,周涛心里非常不爽,他压着怒气冷哼道:陈轩,你都迟到半小时了,还上去干嘛,我看还是直接卷铺盖走人吧!


刘斌规定他的部门要提前半小时上班,做不到就要被炒鱿鱼,这条规矩周涛也是知道的。


公司上班时间是九点整,现在还没到九点就不算迟到,周队长没其他事的话就借过一下吧。陈轩不客气的回应,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忍气吞声了。


就算上去之后刘斌要炒掉他,陈轩也无所畏惧,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


哼,看你还嘴硬到什么时候,我敢打赌一个小时之内,你就重新滚下来,像条狗那样永远离开沈氏集团!周涛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冷笑着让开身子。


听到他这句话,陈轩反而不急着上去了,他虽然做好今天就被炒的准备,但临走之前怎么也要气气这个狗眼看人低的货色。


周队长,如果我一个小时之内没有下来呢?陈轩冷笑回敬。


那我就叫你三声爷爷!周涛话音一顿,目光突然变得狠毒起来,但是你在一个小时内滚下来的话,就要给我一边学狗叫,一边从门口爬到外边的大马路!


周涛有十足的把握,只要刘斌炒了陈轩鱿鱼,就算陈轩不想走,他也会带人上去把陈轩给绑下来。


好啊,那就这样说定了。陈轩说完头也不回,径直走向一楼大厅的电梯门口。


此时还有不少其他部门的同事领导在等电梯,不一会儿,陈轩身前的电梯门打开,他一马当先快步走了进去。


哎!


没想到刚踏出一步,陈轩就和电梯里的一个女生撞在了一起。


那女生直接撞进了陈轩的怀里,陈轩立刻感受到胸膛被一团温软贴住,与此同时,鼻口处也传来了一阵淡淡的幽香。


陈轩双眼往下一看,顿时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你看够了没有?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传入耳中,陈轩才想起是自己撞到了对方,连忙把她扶了起来。


等看清对方之后,陈轩暗暗的吸了一口气,眼前的女生长得实在是太美了。


她有着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眉如新月,双瞳剪水,肤光胜雪,一头乌黑秀发简单盘起,十分的高洁大方,身着常见的黑色OL装,却掩盖不住她那高挑完美的身材,酥胸饱满,柳腰堪握,翘臀珠圆,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极品尤物。


短暂的失神之后,陈轩才开口说道:这位美女对不起,撞到你实在抱歉。


那美女的双眸里似乎蕴含着一座冰山,即使定力强如陈轩,此时也不免感到一阵寒意。


额,不知道美女你是哪个部门的?如果你对我的道歉不满意的话,我今天下班请你吃个饭作为赔罪。陈轩言语诚恳,不过冰山美女眼中的寒意似乎更浓了几分。


此时,周围的气氛终于让陈轩感到不对劲了,他身后的那些人,竟然用一种极其怜悯的眼光看着陈轩。


沈总早上好!


一片整齐恭敬的问候声,终于让陈轩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沈冰岚!


眼前的这位冰山美女,居然就是沈氏集团的新任董事长——沈冰岚!


陈轩内心不禁感叹世事真巧,在他准备被炒鱿鱼的这一天,却刚好碰到了实习以来从未见过的美女总裁,只是见面的方式有点尴尬。


沈冰岚的大名在沈氏集团如雷贯耳,虽然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但陈轩也听说过不少她的背景传闻。


沈氏集团前任董事长、沈冰岚的爷爷在离世之前,竟然在遗嘱中跳过一辈,直接任命刚刚留学归国的孙女沈冰岚为新任董事长。


这件事情在整个天海市商界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掀起轩然大波,在近几个月内一直热度不减。

>>>>本文《花都神医》全文在线阅读<<<<

 

3

第3章 小试身手

看到翘哥他们突然动手,陈轩早有心理准备,他心沉如水,进入一种波澜不惊的境界。


这一切,都是因为邪医把古玉上储存千年的仙气,全部注入陈轩的身体,才有如此效果。


此时翘哥和他小弟的动作在陈轩眼中,就好像蜗牛一样,不仅迟缓无比而且漏洞百出,他甚至感觉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欣赏翘哥那丑陋扭曲的表情。


而在翘哥眼里,此时的陈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不禁心头冷笑,看来这小子被吓傻了。


就在十几个拳头即将砸在陈轩身上的时候,翘哥的狞笑戛然而止,紧接着感到下腹处传来一股痛彻心扉的的剧痛。


啊——!


惨叫声中,翘哥和几个手下的拳头还没碰到陈轩的一片衣角,就把身子弓成虾状,跪倒在地上。


原来陈轩在一刹那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每个人的小腹上打了一记手刀,瞬间让几个混混失去了战斗力。


翘哥跪在地上,捂着肚子不断痛苦的哀嚎着,这一次真不是演的了。


邪医秘传的打斗技巧,让陈轩把力道控制的刚刚好,即能让翘哥他们感到钻心的疼痛,又不至于把人打成重伤。


陈轩的手法形同鬼魅,围观的群众眼见翘哥他们出手,正要惊叫,下一秒就看到几个人都跪了下去,于是又转换成震惊之色,表情十分精彩。


这个年轻人难道会魔法吗?什么都没做,居然就能让刚刚还凶神恶煞的混混们跪地痛呼,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一旁的秦飞雪也掩盖不住惊讶的神情,她就站在陈轩身旁,却只能感觉到混混跪地是陈轩做的,完全看不到他的出手。


打倒翘哥几人之后,陈轩冲着秦飞雪笑了笑: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看到陈轩这个关心的笑容,秦飞雪不禁呆了一呆。


没事就好。陈轩又看向跪在地上的翘哥他们,嘴角划过一道邪气的微笑,你们几个,还要向我女朋友索赔一百万吗?


感受陈轩语气中的寒意,翘哥不禁两腿一哆嗦,颤声说道:不敢了不敢了,是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了您的女朋友,俺给您赔罪!


哼,赶紧滚吧,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碰瓷!对付这种社会败类,陈轩可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


翘哥和几个手下如蒙大赦,强忍着疼痛灰溜溜的走了。


谢谢你。秦飞雪暗暗松了一口气,语气真诚的想陈轩道谢。


看着秦飞雪那双清澈如雪山湖水的大眼睛,陈轩调笑般的说道:谢什么,帮我自己的女朋友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自从对许静的事情看开之后,再加上邪医传承带来的强大自信,陈轩此时的心态已经和以前判若两人。


即使面对秦飞雪这样的大美女,天海大学的明星级人物,也能谈笑自若。


而且在邪医残留的一丝记忆当中,陈轩得知邪医在生前就是风流倜傥、玩世不恭的大情圣,这种邪魅的气质也随之带到陈轩身上,让他看上去更加与众不同了。


喂,你够了,我可没答应做你女朋友。秦飞雪嗔笑说道,脸颊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当真是霞光荡漾,明艳动人。


这秦飞雪绝对是祸国殃民的级别,天海大学校花的名号还真是委屈她了。


陈轩心里评价了一番,脸上依旧笑吟吟的: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不是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了吗?


刚才那是情况紧急,不算数的。想到刚才自己居然说出那样的话,秦飞雪顿时俏脸飞红,对了,还没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轩……糟了,我上班要迟到了,我们下次再聊吧!陈轩突然想起上班的事来,连忙向他的电瓶车跑去。


陈轩……看着陈轩离去的背影,秦飞雪默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忽而一笑,真傻,连联系方式都不问,也不知道怎么个下次再聊法。


她这种级别的大美女,内心都是很自傲的,可不会主动开口,去问陈轩的联系方式。


不过秦飞雪心里想的什么,陈轩是肯定不知道了,他骑上电瓶车就风驰电掣的往实习公司赶。


陈轩实习的公司叫沈氏集团,是天海市数一数二的超级企业,旗下产业涉及地产、医院、酒店、旅游、金融等等,实力非常强劲。


陈轩也是经过重重面试,才获得进入集团总部实习的机会。


还好沈氏集团总部距离天海大学不远,十几分钟之后,陈轩就开着小电瓶来到集团大厦的停车场。


停好车后,正准备走进总部大门,门口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人忽然拦住了他。


看到这个人,陈轩面无表情的说道:周队长,你拦着我干吗?我赶着上班呢!


这个叫周涛的仗着是沈氏集团里一名经理的远房表哥,混上了保安队长的位置,平时偷懒不干正事,还喜欢欺负陈轩这样的新人,吩咐他干些杂七杂八的琐事。


因为周涛的靠山就是陈轩的部门经理刘斌,所以之前陈轩只能一直忍气吞声,后来有一次终于受不了、不帮周涛干杂活了,没想到却被他记恨在心,还向刘斌打小报告。


因此陈轩的内心,对周涛十分厌恶。


见陈轩这副态度,周涛心里非常不爽,他压着怒气冷哼道:陈轩,你都迟到半小时了,还上去干嘛,我看还是直接卷铺盖走人吧!


刘斌规定他的部门要提前半小时上班,做不到就要被炒鱿鱼,这条规矩周涛也是知道的。


公司上班时间是九点整,现在还没到九点就不算迟到,周队长没其他事的话就借过一下吧。陈轩不客气的回应,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忍气吞声了。


就算上去之后刘斌要炒掉他,陈轩也无所畏惧,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


哼,看你还嘴硬到什么时候,我敢打赌一个小时之内,你就重新滚下来,像条狗那样永远离开沈氏集团!周涛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冷笑着让开身子。


听到他这句话,陈轩反而不急着上去了,他虽然做好今天就被炒的准备,但临走之前怎么也要气气这个狗眼看人低的货色。


周队长,如果我一个小时之内没有下来呢?陈轩冷笑回敬。


那我就叫你三声爷爷!周涛话音一顿,目光突然变得狠毒起来,但是你在一个小时内滚下来的话,就要给我一边学狗叫,一边从门口爬到外边的大马路!


周涛有十足的把握,只要刘斌炒了陈轩鱿鱼,就算陈轩不想走,他也会带人上去把陈轩给绑下来。


好啊,那就这样说定了。陈轩说完头也不回,径直走向一楼大厅的电梯门口。


此时还有不少其他部门的同事领导在等电梯,不一会儿,陈轩身前的电梯门打开,他一马当先快步走了进去。


哎!


没想到刚踏出一步,陈轩就和电梯里的一个女生撞在了一起。


那女生直接撞进了陈轩的怀里,陈轩立刻感受到胸膛被一团温软贴住,与此同时,鼻口处也传来了一阵淡淡的幽香。


陈轩双眼往下一看,顿时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你看够了没有?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传入耳中,陈轩才想起是自己撞到了对方,连忙把她扶了起来。


等看清对方之后,陈轩暗暗的吸了一口气,眼前的女生长得实在是太美了。


她有着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眉如新月,双瞳剪水,肤光胜雪,一头乌黑秀发简单盘起,十分的高洁大方,身着常见的黑色OL装,却掩盖不住她那高挑完美的身材,酥胸饱满,柳腰堪握,翘臀珠圆,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极品尤物。


短暂的失神之后,陈轩才开口说道:这位美女对不起,撞到你实在抱歉。


那美女的双眸里似乎蕴含着一座冰山,即使定力强如陈轩,此时也不免感到一阵寒意。


额,不知道美女你是哪个部门的?如果你对我的道歉不满意的话,我今天下班请你吃个饭作为赔罪。陈轩言语诚恳,不过冰山美女眼中的寒意似乎更浓了几分。


此时,周围的气氛终于让陈轩感到不对劲了,他身后的那些人,竟然用一种极其怜悯的眼光看着陈轩。


沈总早上好!


一片整齐恭敬的问候声,终于让陈轩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沈冰岚!


眼前的这位冰山美女,居然就是沈氏集团的新任董事长——沈冰岚!


陈轩内心不禁感叹世事真巧,在他准备被炒鱿鱼的这一天,却刚好碰到了实习以来从未见过的美女总裁,只是见面的方式有点尴尬。


沈冰岚的大名在沈氏集团如雷贯耳,虽然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但陈轩也听说过不少她的背景传闻。


沈氏集团前任董事长、沈冰岚的爷爷在离世之前,竟然在遗嘱中跳过一辈,直接任命刚刚留学归国的孙女沈冰岚为新任董事长。


这件事情在整个天海市商界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掀起轩然大波,在近几个月内一直热度不减。

>>>>本文《花都神医》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将她抵在车座上多p的真实经历_花都

    将她抵在车座上多p的真实经历_花都

    2019-04-08 10:14:15

    第1章 邪医传承
    华夏国天海市。
    正值八月酷暑,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陈轩刚刚加完班,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小电瓶,往天海大学赶去。
    ...

  • 花都神医(刘斌白纯)面相有些猥琐

    花都神医(刘斌白纯)面相有些猥琐

    2019-04-05 16:30:14

    第1章 邪医传承
    华夏国天海市。
    正值八月酷暑,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陈轩刚刚加完班,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小电瓶,往天海大学赶去。...

  • 花都神医_看女友被几个老伯玩

    2019-04-04 15:55:57

    1
    第1章 邪医传承
    华夏国天海市。

    正值八月酷暑,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陈轩刚刚加完班,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小电瓶,往天海大学赶去。...

  • 呃嗯啊哈不要_花都神医

    2019-04-04 15:21:01

    第1章 邪医传承

    华夏国天海市。

    正值八月酷暑,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陈轩刚刚加完班,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小电瓶,往天海大学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