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言情文学新闻:抚弄品尝女孩花瓣,支教姐姐爱上我

李全宝是村里的风水师,平时以给村民看看风水,算算八字为生。


这天晚上,他正在家里看风水书,突然接到村头刘老栓的电话,说他家闺女这几天总是高烧不断,以为中了邪,让他去看看,他二话不说,拎上家伙就出门了。

 文学


到了刘老栓的家后,老两口子焦急地带着李全宝走进闺女的卧房,一进门,李全宝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刘秀梅。


她没有盖被子,身上只穿着贴身衣物,还是乳白色有些透明的那种,若隐若现地格外勾人。


更令人遐想的,是她那完美的曲线,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交叉着,挺翘的臀部微微翘起,嫩白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


不过她的额头上不停冒汗,不时含糊不清的说着胡话,看上去很严重,刘老栓两口子见闺女这么痛苦,都忍不住红了眼睛。


刘秀梅可是桃花村村花级别的大美女,如果只是漂亮也就罢了,她还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而且,因为惦记着桃花村上不起学的娃娃,她毅然决然放弃了大城市优越的物质条件,回乡做了一个光荣的支教大学生。


她很有性格,跟所有人都只是保持着距离,但是,她的善良、朴实,对孩子们的爱,却让乡亲们无不挑起大拇指,这样的女人谁不爱?于是她自然也就成了桃花村汉子们的梦中情人。


在李全宝心里,对刘秀梅也很有好感,但他从来没有表露出来,今天有这个机会,他不由自主的狠狠看了刘秀梅两眼,确实漂亮。


这时他也注意到了老两口的情绪很低落,赶紧把他们给劝住,然后来到床边,犹豫了一下,这才伸手摸了摸刘秀梅的额头。


第一次跟心中的女神这么接近,闻着刘秀梅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他的心跳立刻加速跳动起来,呼吸也有些不顺畅,甚至还有点紧张。


深呼吸两口,平复心情后,李全宝又抓住刘秀梅的左手,把了把脉。脉沉细伏,不像中邪,倒像是血虚寒闭之症,不过,还不敢确认。


“你,别,别碰我……”


刘秀梅努力睁开眼,她虽然昏昏欲睡,但被男人在自己身上摸,她本能的抗拒,于是不停的挥舞着芊芊玉手,想要挣脱。


不动还好,双手一动,胸前的高耸不停扭动,甚至还露出了小衣服里面白花花的两片,若隐若现的感觉,让李全宝眼睛都看直了!


“咕嘟……”


他咽了口口水,小腹处有些心猿意马。


刘婶儿是过来人,赶紧过来用被子遮住,焦急问道:“小宝呀,到底啥情况?”


李全宝张张嘴,刚想问什么,又咽回去了。


他是一个专业看风水、跳大神的,小时候跟着爷爷学了点中医,对付一些疑难杂症还是有一手的,但是有些话他不好意思问呀,人家刘秀梅可是黄花大闺女,他张口就问人家月经是哪天,合适吗?


“刘婶儿,你把刘老师的头扶起来,我要看一下她的舌苔。”李全宝道。


刘婶儿楞了一下,“那啥,小宝,秀梅是不是中邪了?”


李全宝本来想把情况说明白,但是,转念一想,就算说明白,刘秀梅的问题有些复杂,在村里也治不了,到时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更不划算,倒不如不说,反正自己通过一些手段,还是能解决的。


”有点像,但不是很确定,你先扶她起来我再仔细看看。“


一听这话,刘婶儿急忙把刘秀梅扶了起来。


刘秀梅不停摇着头,表情似乎很痛苦,手也不老实的到处晃动,这一折腾,被子直接落到了腰上。


本来李全宝就是站着的,这个角度,他刚好从领口看了进去,那傲人的胸部,起码得有36D,还有那盈盈一握的小腰……


刘秀梅头晕脑胀,尤其是腹部传来的那种疼,真让她有一种不想活了的感觉,她隐隐约约看到个男人,用一种很讨厌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很熟悉那种眼神,从小到大,许多人都这样看过她。


她努力睁开眼,发现竟然是村里的大神棍李全宝,她更抗拒了。


这要是被李全宝这个大神棍碰到了自己,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不行,绝对不行,死也不能让他碰自己!


刘秀梅打定主意,用尽浑身力气挣扎起来,虽然因为发烧,她力气很小,但足以表现出她的坚决,不但如此,她还用蚊子似的声音叫道:“妈,让他走开,别,别碰我。”


刘秀梅刚说了句话,小嘴就被刘婶儿捂住了。


李全宝有些不忍心,赶紧伸头看了一眼,舌质正苔白,立刻确定这是血虚寒闭,寒闭阳郁则发热;寒凝胞宫则月经不畅,嗯,说白了,这是急性痛经!


当然,李全宝不知道学名,但是,他知道,这是女人病,属于妇科。


想治好?


倒也不难,推宫过血就行,说白了,就是推拿按摩。


然后,李全宝犯愁了,人家黄花大姑娘一个,还没嫁人,能让你在胸脯上、小肚子上揉来揉去的吗?


刘婶儿着急的问道:“怎么样呀,小宝,你可得想办法把我家梅梅治好,我实在不忍心看着这孩子遭罪……”


说着,说着,老太太眼泪都掉了下来。


李全宝有些为难,这治疗方法确实有点那啥,正犹豫怎么说,刘秀梅清醒了许多,直接挣脱开刘婶儿的手,红着脸瞪着。


刘秀梅自己清楚到底是什么问题,以前也疼,只不过不像今天这么厉害,这种事儿,她连妈妈都没说过,怎么可能让李全宝这个大男人随便治?而且,这个不要脸的大神棍,指不定打什么坏主意呢,那里可是女孩儿家最紧要的地方,被这个不要脸的碰了,以后还要不要活了?


再说她可是人民教师,肯定不会相信这封建迷信的这一套!


刘秀梅一脸鄙视的看着李全宝,“妈,你别听他胡说,我中什么邪?我就是,我……就是不舒服。”


李全宝皱了皱眉头,见过犟的,没见过这种死犟的。


他不愿意跟刘秀梅计较什么,就跟刘婶儿说:“那啥,刘婶儿,你得相信我,我保证明天还你个活蹦乱跳的姑娘,好不好?但是,你得听我的。”


刘婶儿爱女心切,立刻满口答应:“好好好!”


刘秀梅疼的捂着肚子,脸上写满了不乐意,在她看来,李全宝根本就是跳大神的,用封建迷信那一套来给她治“肚子疼”,简直是痴心妄想!


“好什么好?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信这个,我……”


刘秀梅红着脸,就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怎么回事儿。


她的确不好意思说,她痛经很严重,刚才那一阵,肚子疼的跟刀绞一样,不过,她个性要强,而且脸皮还薄,咬着牙就是不说,她父母不误会才怪。


李全宝心里有气,飞快地说:“你浑身冰凉,手足疼痛,身子发沉,发烧,时而呓语,时而晕沉,是不是这样?”


刘秀梅一愣,确实是这情况。


李全宝不给刘秀梅机会,转头对刘婶儿说:“刘婶儿,你看,这情况我都说对了吧?梅姐这是……”


话还没说完,刘秀梅就挣扎了起来,她的脸也红红的,真不希望李全宝把那几个字说出来,所以,她赶紧摆手,“不,不行……”


李全宝楞了一下,随即明白刘秀梅这是不让他说,努力憋着笑,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


“看样子,梅姐确实是中邪了,估计是阴气入体。”


都这份上了,李全宝只能继续忽悠,不然刘婶儿不信,他也没法帮刘秀梅。



第二章


“啊?阴气入体,这,这……”


听到这话,刘婶儿慌了,一旁的刘大叔也惊慌失措,赶紧让李全宝救救他家宝贝闺女。


刘秀梅翻了翻眼睛,肚子很疼,实在是没劲儿跟李全宝斗嘴了,不过,她心里倒是对李全宝的观感有了一点点改变。


“刘大叔,刘婶儿,你们别着急,这个事儿好办,你们出去烧点热水,回头给梅姐喝,我给做做法,很快就好,我保证明天梅姐就会活蹦乱跳的。”


李全宝拍拍胸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刘秀梅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啥?做法?


她身子往被窝里一缩,都快哭了,“你瞎说,我,哎哟……”


刘秀梅气得脸都绿了,她怎么可能让李全宝这么折腾?可话还没说完,肚子又是一阵绞痛,痛得她喊不出声儿来。


刘老栓两口子本来还犹豫,但看见闺女更加痛苦了,这才急忙退出了房间。


出去后,刘婶儿不放心,耳朵紧紧贴住门,想听听里面的情况,可刘老栓拍了下她的肩膀,白了一眼。


“你这老婆子,干啥呢?”


刘婶儿耸了耸肩,抖开刘老栓的手,冷哼一声。


“死老头子,我得看着点,万一小宝的爪子不老实,瞎摸呢?”


刘婶儿怕李全宝搞什么小动作,就在门口偷着往里瞧。


听了这话,刘老栓心里也有些不爽,但还是安慰道:“行了吧,老婆子,别瞎操心了,闺女要紧还是啥要紧?”


刘婶儿一听,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屋里,李全宝看着刘秀梅,有些愣神儿,这妞儿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就在李全宝发愣的时候,刘秀梅捂着肚子,痛苦的扭动了一下,李全宝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子掀开被子。


掀开的瞬间,他再次傻眼了,只见刘秀梅穿的是一套薄纱睡裙,她微微斜躺在床上,膝盖弯曲,嫩白的美腿暴露无遗,胸前的春光也若隐若现,勾得他全身都火热起来。


下一秒,李全宝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一把抓住刘秀梅的肩膀。


“梅姐,我要给你治病,你得相信我,我绝对能给你治好。”


“你,你别碰……”


刘秀梅已经痛得差点晕过去,说都说不清楚了。


顾不得那么多,李全宝合着双手,飞快的摩擦起来,大约十秒钟以后,他的手已经火辣辣的烫了起来。


紧接着,他就直接把手伸进刘秀梅的睡裙里面,双手摁住小腹,开始轻轻的揉。


不得不说,刘秀梅的皮肤是真不错,摸起来滑滑的,这让李全宝本就燥热的身体,直接气血下涌,起了反应。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于是他咬了咬舌头,打消了那种念头,紧接着,他的双手往下游动,直接摸到了胯骨那地方,然后再返回到腹部。


几个循环下来,刘秀梅原本冰凉的小肚子,慢慢热了起来,感觉到疼痛减弱后,刘秀梅舒服的吐了一口气,但下一秒,她就缓过神来,伸手想要抓李全宝的手。


“啊,你……你松开!”


“别动,我在给你按摩,治病!”


李全宝皱了皱眉,任由刘秀梅在自己手上乱抓。


“你这是急性痛经,我给你按摩一会儿,很快就好,你老实点,你这病有些复杂,不是那么容易治疗的。”


听到这话,刘秀梅不再挣扎,只是看着李全宝,心里有些委屈。


毕竟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男人这样碰过她,如果不是她确实感到自己舒服了许多,而且李全宝也没有别的不规矩的动作,恐怕早就让她老爹砍人了。


“我告诉你,你别乱摸,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最后,或许是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说了这么一句场面话。


李全宝知道刘秀梅不再反抗,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动作要进行二十次左右,如果刘秀梅一直反抗的话,根本没啥效果,再得到她准许后,他很快就做完了。


接下来,李全宝又在刘秀梅小肚子中心位置,顺时针的揉了起来。


“嗯呢……”


感受到小腹处带来的温热感,刘秀梅情不自禁呻吟了一声。


听到这宛如天籁一样的声音,李全宝一个哆嗦,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他忍不住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刘秀梅的样子,一睁开,就看到刘秀梅脸色潮红,双眼紧闭,脸上露出舒畅的表情。


看样子,她的痛苦应该缓解了许多,只不过这个表情在李全宝看来,似乎有种其他特别的意思。


“啊,那个,梅姐你……忍着点,很快就好了。”


李全宝加快了速度,只希望刘秀梅能够尽快放松下来。


刘秀梅没说话,只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过了几秒钟,她发现李全宝停止了动作,小腹出又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于是她急忙问了一句。


“你,你怎么不动了?”


一听这话,李全宝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然后他恍然大悟。


“那个,我马上动,我劲儿大不?你疼不疼?“


可能是因为紧张,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大,结果,刘婶儿在外面听得真真切切,老婆子吓得手一抖,一壶开水差点倒在刘老栓身上。


“完了完了,老头子,咱秀梅的清白不保了,你听到了,那个李全宝,可能,可能……弄进去了,刚才还问咱姑娘,劲儿大不大,疼不疼,你那时候不就这样?糟了,糟了,我的闺女哟!”


刘老栓一听,急得瞪大了眼睛,“你个死老太婆,怎么不早说?”


紧接着,他跑到厨房拿起菜刀就猛的一脚把门给踹开了!


本来准备大发雷霆的他,看到里面的场景的时候,顿时露出尴尬的表情。


“咳咳,小宝,你,你没有,你们不是……”


李全宝本来正在给刘秀梅按摩脚底的三营穴,可房门突然就被踢开了,当他看到举着菜刀的刘老栓时,他吓得直接把刘秀梅的脚一扔,噌的一下就跑到了一边。


“大,大叔,有话好说!你,你,别激动……”


刘秀梅也吓了一跳,坐起身子,“爸,你这是干啥?”


这时候,刘婶儿赶紧走到床前,一脸担心,“秀梅,那小子不是,不是那啥?还说劲儿大怕你疼?我和你爸怕你……”


刘秀梅愣了一下,然后想到了啥,赶紧用被子捂住羞红的俏脸,又羞又气又急,大喊道:“妈,你瞎说啥呢!”


看到闺女这反应,很明显误会了,于是刘老栓老两口尴尬的笑了笑,赶紧退了出去。


等他们出去了,李全宝才松了口气,然后走到床边,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梅姐,刚才吓死我了,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刘秀梅没有拿开被子,只是点点头,然后又急忙摇摇头。


“好什么好啊,你赶紧出去,你就是个骗子,还说我中邪了,我看你就是想占我便宜。”


刘秀梅真是委屈死了,总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但想到自己现在确实没那么痛了,她也不好发火,不过对于李全宝的职业,她打心眼里不认可,毕竟现在可是现代社会,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能信。


李全宝立马不高兴了,刚准备反驳,就见刘秀梅一把掀开被子,捂着肚子,表情都变得扭曲起来。


看起来很严重啊!


李全宝皱了皱眉,急忙坐在床边,将手伸进去,再次摁住了刘秀梅的腹部。


然而就在这时候,刘秀梅似乎很痛苦,身体猛地蜷缩起来,李全宝的手,竟然刚好碰到了她的下身……


居然是真空的!


>>>>本文《支教姐姐爱上我》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你下面的小嘴真会含_支教姐姐爱上我

    2019-04-04 13:26:28

    第一章

    李全宝是村里的风水师,平时以给村民看看风水,算算八字为生。

    这天晚上,他正在家里看风水书,突然接到村头刘老栓的电话,说他家闺女这几天总是高烧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