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学资讯新闻:校花打赌输了玩一暑假,夜艳

好,好厉害…姐不要了……”


苏姐檀口微张,气若游丝的余韵里还带着一丝激颤。


 文学

听到耳边女人这么说,我不禁咂了咂略感发麻的舌尖,坏笑道:“苏姐,确定真的不要了吗?你这边点的几个服务我只用了一半。”


休息了一阵,苏姐总算恢复了几分力气,撑着身体坐起来,稍微有些凌乱的发丝与汗水黏在一起,一双桃花眼微眯,双手环抱在修长的腿上,高挺的琼鼻微微皱了两下,似乎有些不服气,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一年前在工地上班的父亲不慎从三楼摔了下来,骨锥粉碎性骨折,下半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度过。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我放弃了大学梦,选择进入男公关这行,也负担起了那对我而言,堪称天文数字的医疗费用。


夜场,是年轻人眼里的纸醉金迷,是女人和男人以及霓虹下的癫狂。


起初,我也跟很多人的想法一样,男公关嘛,无非就是器大活好。


可是当我真正踏足这一行的时候,才发现了自己的无知,器大只是最基础的条件,最重要的是活好。


你尝试过拿着一个馒头,用舌头添一个小时,添的舌头酸麻、肿胀的感觉吗?尝试过,用手去揉捏一个充满气的气球,让气球改变形状,却不至于让它爆炸吗?


我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练习,才把这些东西全部掌握。


面前这位被我一直称做苏姐的女人,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也是在夜场经常照顾我的老客户。


这一点我确实要比其他男公关幸运不少。


毕竟男公关可不是大众印象中那种又能玩女人,还可以兼顾赚钱的爽快职业。


凡事都是需要付出等额代价的……


绝大多数男公关所伺候的,都是那种四十岁往上,身材臃肿的女人。像苏姐这样风华正茂,成熟的韵味下还能有副俏丽面孔的女人自然是极为少数的。


所以我当然会尽可能去讨好她!


“俊勇,你真的越来越厉害了。”


苏姐慵懒的靠在我怀里,甜腻的声音依旧带着淡淡的疲惫。


“能把苏姐你伺候好,就是我最大的荣幸了。”


她微微一笑,细嫩的手指夹住一根女士香烟,红润的小嘴轻轻一吸,喷吐出一团雾气。


“别说姐姐不照顾你,有一个能够赚到大钱的机会,你想不想试试?”


听到她这么说,我不禁楞住了。


说实话,在以往苏姐虽然也对我颇为照顾,但基本上也很少会涉及到性这发面以外的事情。


像现在这种在我的印象中还是第一次,对此我是抱着半信半疑态度的。


难不成她还想包养我?还是想在外面玩点刺激的?


想起网上传言的富婆、钢丝球等字眼,我往下看了一眼,不禁打了个寒颤。


虽然苏姐挺照顾我的,但我们也仅仅只是生意关系,难不保她会生出什么让人颤栗的念头。


但为了父亲天价的医疗费用,我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放心吧,苏姐不会骗你,你明天早上到附近星巴克来找我吧。”似乎将我的挣扎当成了犹豫,她翻了个白眼留下了这么一句话,扭着丰腴的美臀离去。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晚上,脑子里全是苏姐所说的赚大钱,一来怕是什么犯罪的事,二来也怕受到什么折磨,不过第二天我还是早早地应约去了星巴克……


“这里!”苏姐朝我招了招手。


我愣了一下,她旁边还坐着一位女生。


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黑发如瀑,拥有着一张绝美的脸颊。白色的紧身衬衫,勾勒出了一道迷人的曲线,领口处因为包不住胸前的饱满而少扣了两颗扣子。


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将笔直的美腿衬托的更加不凡起来。


玉足上踩着一双棕色的高跟凉鞋,晶莹的脚趾暴漏在空气之中,红色的指甲油给她整个人都增添了几分亮彩,跟电视里的明星似得,让人忍不住想去搓揉一番。


“张总,我给你说的人,就是他。”苏姐招呼我坐下,然后朝着女生挑了挑眉。


我眼前一亮,难不成这个赚大钱的机会是让我去伺候她?


像这么年轻漂亮的女生可不多见!一般来说年纪小一点的女生是不会有什么变态欲的,所以同时也让我送了口气。


甚至我脑海里都已经浮现出将她剥的精光,在她完美的躯体上驰骋的场景了。



张瑞


女生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可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高高在上的神采,看着我的时候,就像是在打量超市里的商品一样。


“嗯,还不错。”良久,她朱唇轻启,开口说了一句,声音很清脆。


对于她的这种眼神,我在夜场里面见的多了,早就已经习惯、免疫了,根本不会往心里去的。


她弯下身子,从包里掏出两份文件丢在我的面前,深邃的沟壑完全暴露在我视线内。


我恨不得将眼睛都塞进去观摩一番。


女生抬头刚欲开口,见我直愣愣的盯着她,随着我的视线下去才后知后觉。


纤纤玉手瞬间挡住了那道靓丽的风景线,脸色微红,眼中的厌恶之色丝毫不掩饰。


“算了,他不合适!”说着就要将文件收回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愕然的看了看一旁的苏姐,找个男公关还不让人看?什么怪脾气。


“张总,反正您这边也挺急的,他平时……”


后面苏姐直接趴在她耳边说了,我也没听清,只知道劝了好一会她才作罢。


女生重新拿起文件丢在我的面前,冷幽幽说道:“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签个字。”


不可否认,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可是这个冰冷的态度,让我有些受不了。我又不欠你什么,凭什么对我这个态度?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我还是拿起了面前的文件看了一下,第一行字之后,我就愣住了。


结婚协议?她要跟我结婚?


我有点不太敢相信,也没搞明白苏姐和这个女生到底在玩什么幺蛾子。


协议还算公正,对我、对她都不吃亏。


当我看到只要自己与这个女人结婚三年,就可以获得三百万好处费这一条选项的时候,脑子顿时嗡的一下,有点发懵。


毕竟我做男公关,平均下来,一个月最多也就只能有7、8万左右的收入而已。


300万,需要我不吃不喝花费将近四年的时间,才有可能能赚的到。


拿了这笔钱,我不仅就能够将父亲的医疗费用彻底承担起来,甚至于如果还有多余的闲钱的话,还能自己开个小店当老板?


不得不说,这一刻我确实心动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在长相方面的确很不错,虽然我不清楚像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会选择与我结婚,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傻子才会拒绝呢。


剩下有些什么内容,我看都没看,脑子一热就拿着笔唰唰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同时,我也知道了这个清高又漂亮的女生的名字——张瑞。


等我签完了字以后,张瑞把一份合同交给了,她自己也保留了一份,然后通知我说,三天后结婚。


苏姐临走的时候问我,以后还会不会去夜场工作了。她在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有一抹难以言表的复杂表情,似乎是舍不得我。


我冲着她摇了摇头,不过要是她有需要,我一定随叫随到。


听到了我的回答以后,苏姐的脸上,这才又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我不知道,张瑞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知道我职业的前提下,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肯定是趋于某种原因,只是我现在并不知道而已。


婚礼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盛大,她只是把一家人聚在了一起,在酒店简单的吃了一顿饭,就算完成了婚礼。


也是在这个所谓的婚礼上,我见到了张瑞的家人。


最引起我注意的却是一位30多岁的女人,岁月似乎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漂亮的不像话,风韵犹存。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旗袍,深V领,隐约可见胸前一抹雪白,一对山峰似乎能撑破旗袍跳出来似得,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条肉色丝袜。


这是一个尤物!


我后来才知道,她是张瑞的继母,叫梅香。


对这样的事情,我一点不感觉惊讶,现在的社会,只要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别说男人了,就连女人,也想找个年轻好看的玩玩,不然我这一行怎么生存下去。


张瑞上面有三个哥哥,他们全都继承了老爷子的优良传统,娶的全是美艳的小娇妻。


让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婚礼酒席上并没有见到张瑞的侄子、侄女,我也不好多问。


我能跟张瑞结婚,她父亲张国栋是真的高兴,期间喝了很多酒,不过他的酒量还真不错,一瓶白酒下肚,竟然没醉。


等我们出了酒店,被风吹过之后,他就有些受不了了,立刻趴在一旁吐了起来。


梅香连忙跑过去,弯着腰,拍打起了张国栋的后背。


她弯腰的举动,正好落在了我的眼里。


这样的一个举动,让她不自觉的崛起了臀,圆润的臀部,似乎要把旗袍撑破了似得,形状被清晰的衬托在了旗袍上。


圆润的臀部下,是一条被蹦到极致的美腿,郁郁葱葱,没有一点赘肉,就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一样。


我做男公关的时候,自问见识了足够多的女人,形形色色什么样子的没见过?


可是,梅香的出现,让我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心里对张国栋是羡慕的要死。


能把她压在身下,那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张国栋吐了好一会才站了起来,不过走路的时候,却是摇摇晃晃的,梅香一个女人家,根本就扶不住他。


我只能跟梅香合力扶着张国栋回家,终于把他给放倒在床上。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真是辛苦你了。”


梅香也是气喘吁吁的,胸脯剧烈的鼓动着,漂亮的脸蛋上,挂满了汗珠,香汗淋漓的样子,诱人犯罪。


“那个…呃…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虽然我跟张瑞是假结婚,可既然已经举办了结婚宴席,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应该这样叫她。


只不过,喊一个比我只是大不了多少岁的漂亮女人妈,我觉得怪怪的。


“你还是跟小瑞一样,喊我香姨吧。”


她一边给我说话,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看你出了一身汗,快去洗洗。”


这一身衣服是张国栋的,我们两个体型差不多,倒也勉强能穿。


张瑞不在这套房子里住,我的本意是回家再洗,可是张瑞跟在我身后说我的身上有汗,很臭,不让我坐她的车。


没办法,她都那样说了,我只能照做。


他们家真不愧是有钱人,浴室装修的都很豪华,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浴缸,可以同时让两个人泡澡。


把淋浴打开放水的时候,我麻利的把衣服脱了下来,沐浴露的香味跟梅香身上的味道几乎一致,仿佛梅香贴在我身上一般。


突然,我看到了浴缸的旁边,藏着一个东西,虽然只是露出了一节,可是却被我一眼认了出来。


这是一款女用的情趣用品,我的兴趣顿时就来了。


这个东西应该是昨天才用过,还没来得及洗,上面还沾着液体风干后留下的痕迹。


我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梅香自己在浴室,娇唇中缓缓吐出轻媚的声音,根本挥之不去。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走路吸风、靠墙吸砖、坐地吸土。张国栋年纪大了,无法满足梅香,她自己用一些工具,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说不定在这里还能用我在夜场的所学跟梅香能有一段发展呢?


张瑞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催促我赶快洗,回去了还有重要事做。


浴巾上还残留着梅香的几丝长发,我缓缓包裹住小腹的灼热轻轻摩挲,就如她嫩滑的小手在爱抚一样。


邪恶的念头在我脑中萌发扎根,无法遏制地疯狂生长起来。


我要不要在浴巾上给她留下点小礼物?


我的脑中不可遏制的全是这种想法。


因为只要我一想到梅香用这条浴巾,擦拭全身甚至于下体的香艳画面后,我就忍不住产生了种异样的快感。


>>>>本文《夜艳》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漏出两片肉瓣|宝贝看你的小樱桃肿了

    2019-04-02 13:16:45

    大生意

    “好,好厉害&hellip;姐不要了&hellip;&hellip;”

    苏姐檀口微张,气若游丝的余韵里还带着一丝激颤。

    听到耳边女人这么说,我不禁咂了咂略感发...

  • 小说丰满大屁股紧身裤|夜艳

    2019-04-02 08:26:01

    大生意

    “好,好厉害&hellip;姐不要了&hellip;&hellip;”

    苏姐檀口微张,气若游丝的余韵里还带着一丝激颤。

    听到耳边女人这么说,我不禁咂了咂略感发...

  • J暧昧有肉的短篇小说|夜艳

    2019-03-31 14:56:02

    忑不安
    “滚开,你是谁,你给我滚开。”苏姐反抗着,但是怎么说苏姐也只是一个弱女子,力气上始终要吃亏。

    无论苏姐如何的反抗都没有能够挣脱出那名光头男人...

  • 新书《夜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

    新书《夜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

    2019-03-30 14:21:42

    忐忑不安
    “滚开,你是谁,你给我滚开。”苏姐反抗着,但是怎么说苏姐也只是一个弱女子,力气上始终要吃亏。

    无论苏姐如何的反抗都没有能够挣脱出那名光头男...

  • 夜艳| 张瑞《夜艳》小说全文免费阅

    夜艳| 张瑞《夜艳》小说全文免费阅

    2019-03-25 07:57:51

    大生意

    “好,好厉害&hellip;姐不要了&hellip;&hellip;”
    苏姐檀口微张,气若游丝的余韵里还带着一丝激颤。

    听到耳边女人这么说,我不禁咂了咂略感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