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全的文学资讯新闻:嗯啊不要轻一点我受不了了,娇妻有毒

八月份的天气,闷热异常,太阳照在大地上,让整座城市都像一个巨大的蒸笼。

 文学


即便是到了晚上十点,空气当中还依旧充斥着闷热和烦躁。


赵括手里面拿着一罐啤酒,双手搭在自家的阳台上,一边看着冬青市美丽的夜景,一边悠然的喝着啤酒。


身为一家IT公司的高管,他有着让人羡慕的生活。


年薪几百万,出门开着高档轿车,住着整个冬青市都有名的高档住宅小区。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个让人眼馋的妻子,而且两个人非常恩爱。


赵括的妻子叫柳语嫣,年龄比赵括小了5岁,今年26,正是从少女变成少妇的年纪。


如今的柳语嫣身上还保留着少女独有的那一丝青涩,同时也多了一分少妇该有的风韵。明明有着一张姣好的少女面容,身材却火辣的像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柳腰蜜臀,简直一掐一口水。


出身书香门第的柳语嫣知书达理,性格非常好,平日里面和邻居相处融洽,在小区当中的风评极佳。


当然了,这个风评极佳当中,有很多的评价都是男人给的。总之只要看到了柳语嫣,就是八十岁的老汉,也想再做一次小伙子。


按理说有这样的生活,赵括的人生应该是很完美的,每天都泡在幸福当中。


可家家有本难免的经,赵括家的事情就只有他们夫妻两个知道。


赵括今年33岁了,两个人结婚也有个四五年了。


虽然这四五年来,赵括经常在柳语嫣的身上耕耘,可是这么多年了,两个人还没有孩子。


他们也去过医院检查,结果是赵括的身体有问题。


从那一天开始,赵括虽然也积极的配合治疗,可他对于房事多少有了些抵触的情绪。


再加上IT公司的工作压力也大,从前两年开始,赵括就有了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纵然是面对着坦诚相见极力讨好的娇妻,他有时候也有些意兴阑珊。


就在赵括满脑子都在考虑要不要接受朋友的建议,尝试一些药物的时候,突然一阵微风吹到了他的脸上,同时也带过来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呻吟声。


“啊~!”


本来喝了点啤酒,被暖风吹得有些微醺的赵括,被这一声呻吟激了一个机灵。


都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赵括自然能听得出来,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是一个女人极其愉悦的声音。


人类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家中有娇妻伺候着都不感兴趣,可听见别的女人这样叫了,赵括的好奇心就被勾起来了。


他竖起了耳朵,努力的倾听着,很快就确定这的确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从隔壁传过来的。


可能是叫出了第一声之后,完全卸下了心理防线,女人此刻的声音越来越大。


赵括好奇的转头望隔壁看,可惜一堵厚厚的水泥墙挡住了他的视线。


这种想看又看不到的感觉,让赵括特别抓狂。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于男女之事,很久都没有如此的热衷了。


可惜今天晚上妻子出去做美容了,不然一定可以狠狠地大战一场。


就在赵括心里面猫爪狗咬的时候,隔壁的喘息声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别乱动,听我的!”


赵括认识这个声音,的确是隔壁的邻居,不过不太熟。


对方应该是刚刚搬到了这个地方,听说是租客,貌似叫王旭。平日里面大家的接触不多,只是看对方大金链子配纹身的打扮,貌似是在社会上混的。


就在赵括心里面琢磨着,这样一个男人会找什么样的女人的时候,女人开口说话了。


很显然女人是压着自己的声音在说话,不过因为两家的阳台就只有一堵墙,赵括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虽然女人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可语调当中还是充满了媚气道:“你别闹了,用酒精干嘛呀,我这里太敏感了,你一喷太刺激了,你看都皱皱起来了。”


王旭猥琐的一笑道:“嘿嘿,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打一针了。自己捏好了别乱动,上次就想给你打了,你不也说这么长时间了,自己一直没能当妈妈,特别想体验一下哺乳期的感觉嘛。”


王旭的话应该是把女人心里面的那团火勾起来了,因为赵括能清楚地听见,女人的话里面明显带上了一丝颤音道:“你别闹,多疼啊。”


“你乖乖的听话,疼一下就好了,以后我就有奶喝了哈哈哈!别乱动,这支催乳针可是我从国外让人带回来的,金贵着呢。”


听了这话,先不管女人是什么感觉,在隔壁的赵括倒是先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他心说果然这群玩黑的人玩的就是开,也能找到愿意和他们这么玩的女人。


要说不羡慕是假的,哪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在床上绝对主导的地位。


想到这里赵括就叹了口气,妻子柳语嫣什么都好,就是在这方面太保守了,这跟她出身书香门第有一定的关系吧。


别说是和她玩这种调调了,就算是平日里面想换个姿势,让柳语嫣趴着都相当费劲。


这时候赵括又听见了一声呻吟声,而且语调当中还带着一种吃疼的感觉。不用看也知道,应该是这个女人十分顺从的让王旭给她扎针了。


等一阵扎完之后,女人的声音略显慵懒道:“这下总可以了吧,你快点吧,我晚上还要回家呢。”


王旭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道:“回什么家,你那个死鬼老公又不能给你,不如今天晚上在我这里睡吧,保证让你舒服死。”


“不行,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嘛。平时怎么玩没关系,但是不能影响我的家庭,而且晚上我是一定要回家的,这种事情没得商量。”


隔壁的赵括听了这话摇了摇头心说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怎么都喜欢出轨呢。


你说出轨也就罢了,怎么还喜欢找这种坏人呢?难道真的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样一想赵括就觉得还是自己老婆好,保守也是有保守的好处的,至少自己的老婆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


赵括还没有意识到,此刻正在隔壁男人的身下婉转承欢的女人,就是他心中一百个放心的妻子!



第2章 刺眼的针孔


赵括觉得自己今天是着魔了,怎么就对隔壁的声音这么感兴趣呢。


本来他是打算站在阳台上喝一瓶啤酒,然后回房间看球的。


可现在他手边的啤酒瓶越来越多,他却丝毫没有想回房间的意思。


原因很简单,隔壁的那个女人叫声实在是太销魂了。


那种压抑着的声音,声音当中如泣如诉的语调,赵括甚至能想象的出来,女人白皙的肉体此刻正在被王旭这个粗野的男人如何的把玩折磨。


两个小时!足足两个小时!


赵括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能这么持久。就算不知道隔壁的女人到底是谁,此刻赵括也有些心疼。


“这样玩,会坏掉的吧。”赵括在心里面这样想。


两个小时的时间没有让赵括心里面的欲望减少,反而越发的炙热。


他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给妻子柳语嫣编辑短信。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


“老公,我刚做完美容,很快就回家了。你晚上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再给你带点吃的?”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赵括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这就是他的妻子,总是想着他念着他的妻子。


“不用,我已经吃过东西了,你快点回来吧,想你了。”


“嗯,马上!”


编辑完短信之后,赵括就回到了客厅。不多时他就听见隔壁传来了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想必是那个女的回家了吧。


赵括多少替女人的老公感到悲哀,如果她老公知道,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狠狠地折磨了两个小时,而且还主动得迎合,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心里面会是什么滋味。


二十分钟之后,赵括他们家的房门被打开。柳语嫣手上提着一些吃的东西进了门,一边脱鞋还一边开口道:“老公,我不在家你自己喝了多少酒啊,酒味怎么这么重?”


赵括笑了笑说:“今天晚上心情好,就多喝了两杯。你头发怎么是湿的?”


柳语嫣的神情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嗔怪道:“还说呢,本来还打算做个头发的,头都洗了。结果你一个信息过来,我就立马飞奔回来了。”


说话间柳语嫣已经来到了沙发前,先把吃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然后伸手搂住了赵括的脖子说:“怎么样,你老婆是不是特别乖啊?”


赵括搂住了柳语嫣的腰,让她坐在腿上,另一只手略过了柳语嫣的胸前道:“老婆你真好,我太爱你了。”


这本来只不过是夫妻之间经常做的互动,两口子互相腻歪一下很正常。


可今天柳语嫣的情况有些不同,当赵括的手不小心掠过她胸口的时候,她眉头一皱,居然吃疼的叫了一声。


正在盘算着接下来要怎么脱光妻子衣服的赵括吓了一大跳,他急忙看着柳语嫣道:“老婆,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赵括心说不对啊,自己压根就没有用力。


柳语嫣眉头微皱道:“没事,可能是这两天快要来事了,实在是涨得厉害。另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个地方又大了不少,内衣都不合适了。”


顺着柳语嫣的手指,赵括看向了她的胸口。


柳语嫣的胸本来就大,标准的36E,解开束缚之后,是完美的水滴形。


这个形状是整个世界都公认的最美胸型,赵括自然也是爱不释手的。


现在柳语嫣说自己的胸还在长,赵括听了忍不住吞了吞。这要是再长下去的话,以后岂不是都捧不住了。


就在赵括满脑子都是画面的时候,柳语嫣从他的怀里面退了出来道:“老公,我刚才急着回家出了一身汗,我去洗个澡。”


说完柳语嫣就扭动着她那堪堪一握的腰肢,迈步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脱掉衣服后,柳语嫣拿着底裤有些发愣。黑色的蕾丝底裤中间,有一道明显的白色痕迹,那是今天她犯下错误的罪证。


柳语嫣看着上面的东西,想了想直接把底裤就扔到了垃圾桶,然后将衣服全部塞进了洗衣机。


用水狠狠地把自己洗刷了一遍之后,柳语嫣从围着浴巾从浴室当中走了出来道:“老公,咱们休息吧。”


赵括就等这句话了,他感觉今天晚上自己的状态特别好,一定可以和妻子大战三百回合。


所以他急忙上了床,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光。


都是老夫老妻了,自然知道彼此心中的想法。


今天晚上的柳语嫣也格外配合,赵括都还没怎么样,柳语嫣已经做好了准备。


赵括鼓足勇气,打算一鼓作气杀得妻子溃不成军。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三分钟,赵括就交货了。


在这种事情上不行,对男人自信心上的打击是致命的。


赵括点了根烟,在床头吸着,同时心里面盘算着,明天就让同时小高去弄点药,那小子不是说他就是经常靠着药物才把一些少妇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嘛。


这个时候柳语嫣从背后抱住了赵括道:“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兴奋?我感觉你好硬。”


赵括勉强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老婆,你没舒服吧。”


柳语嫣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对我们女人来说,我们更在乎的是感觉,而不一定非要有结果。我能感觉得到,老公你很爱我,这就足够了。”


赵括心中十分感动,自己的妻子总是这样善解人意。


他还想说什么,柳语嫣却抢先开口道:“好了老公,我今天出去逛了一天街有些累了,咱们睡觉吧。”


说着柳语嫣就搂着赵括的手臂躺到了床上,看来她是真的累了,几秒钟之后居然就进入了梦香。


望着妻子那甜蜜的睡脸,赵括刚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他灭掉了手上的烟,转了个身也打算睡觉。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手臂上有些湿润,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妻子的胸口湿了一片。


再往下看,在妻子私密的地方,隐约有一个小小的结痂,看起来像个针孔!


看到这一幕,赵括的心咯噔一下,直接沉到了海底。


那个看起来像针孔的小洞,此刻不像是扎在妻子身上的,更像是扎在他眼上的!


>>>>本文《娇妻有毒》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腐书花液巨硕挤压|娇妻有毒

    2019-04-02 13:19:58

    第1章 隔壁的喘息声

    八月份的天气,闷热异常,太阳照在大地上,让整座城市都像一个巨大的蒸笼。

    即便是到了晚上十点,空气当中还依旧充斥着闷热和烦躁。

    赵括手...

  • 女朋友把我手放她胸上|娇妻有毒

    2019-04-02 08:27:37

    第1章 隔壁的喘息声

    八月份的天气,闷热异常,太阳照在大地上,让整座城市都像一个巨大的蒸笼。

    即便是到了晚上十点,空气当中还依旧充斥着闷热和烦躁。

    赵括手...

  • J下面痒痒的想要被填满|娇妻有毒

    2019-03-31 15:07:29

    第10章 夫妻裂痕
    赵括呆呆的看着柯晓蓉,他觉得这个女人不管是说话还是办事,都相当有问题。

    首先柯晓蓉为什么要帮着他对付王旭,按理说柯晓蓉和王旭才是一伙的嘛。...

  • 娇妻有毒D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app

    娇妻有毒D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app

    2019-03-30 14:37:01

    第10章 夫妻裂痕
    赵括呆呆的看着柯晓蓉,他觉得这个女人不管是说话还是办事,都相当有问题。

    首先柯晓蓉为什么要帮着他对付王旭,按理说柯晓蓉和王旭才是一伙的嘛。...

  • 大狼狗猛烈插花心小说公交车上插花

    大狼狗猛烈插花心小说公交车上插花

    2019-03-26 16:01:41

    第1章 隔壁的喘息声

    八月份的天气,闷热异常,太阳照在大地上,让整座城市都像一个巨大的蒸笼。

    即便是到了晚上十点,空气当中还依旧充斥着闷热和烦躁。

    赵括手...